返回首页
您当前位置:首页 >> 护理天地

护理天地

儿子的“坏妈妈”新生命的“好妈妈”
作者:  来源:长江信息报  日期: 2015-08-12
【字体: 小】 【打印 关闭

暑假正当时。可对于一个小朋友来说,他的假期较之往常更加孤单,没有同学的陪伴,更不能奢望外出游玩。皆因他有一个“不负责任”的“好妈妈”。他的妈妈叫刘佳,市二医院产科主任。在12岁的儿子看来,刘佳是个“坏妈妈”;但二医院产科医生办公室墙上挂满的锦旗和奖牌,又让刘佳成为了许多新生命的“好妈妈”。今天,我们跟读者分享一个“坏妈妈”和“好妈妈”的故事。

一年难得陪儿子玩一次引儿子发问“妈妈的时间都去哪儿了”

40岁的刘佳话不多,面对记者的采访,基本上是一问一答。抢救高危产妇、挽救幼小生命等在常人看来惊心动魄的事情,刘佳也只是三言两语、轻描淡写。提到12岁的儿子时,刘佳才打开了话匣子。“我们一家三口,最奢侈的休闲也就是爬金鹗山、到龙山烧烤。”刘佳说,每逢这样的活动,儿子都会欢呼雀跃,但几年下来,这种机会也屈指可数。“老师说儿子的阅读量在整个年级里都是数一数二的。”刘佳苦笑着告诉记者,“这也是无心之举。我和丈夫没有时间陪他,他只好看书打发时间。”

在儿子心中,有一个大大的问号:爸爸妈妈的时间都去哪儿了?

爸爸是市区另一家公立医院的外科医生,工作之忙碌无需多言。妈妈的时间去哪儿了?我们通过几个片段来看看。

救治孕产妇、迎接新生命24小时连轴转如家常便饭

一天凌晨2时许,刘佳接到医院电话,从某县级医院转来一位盆骨狭窄,分娩困难,子宫先兆破裂的急诊病号,如果不立即施行急诊剖宫产手术,剖腹取婴,孕妇和胎儿随时有生命危险。时间就是生命!刘佳立即从家里赶赴医院,组织实施手术,经过4个多小时的抢救,伴随着清晨的曙光,产房终于传来一声响亮的啼哭声,母子平安,刘佳紧张的神情终于有了一丝放松。但她来不及和产妇一家分享新生命诞生的喜悦,来不及去吃点东西垫下肚子,来不及回家看看独自在家的儿子,她在全面查看产妇情况后便匆匆地出了产房,连盹儿都没打一下,便带上听诊器,和往常一样带领医生们开始病房巡查工作。

又是一个凌晨3点,刘佳把儿子一个人留在家里,刚做完科室急救手术,产房一位宫口已开大6Cm的产妇因不能忍受宫缩痛强烈要求手术,她又迅速前往产房对产妇情况做了仔细检查和全面评估,因为考虑到产妇产力产道胎儿等条件均不错,只是无法耐受疼痛而要求手术,所以她一直守在产妇身边,手把手地教产妇如何调整呼吸配合产程中的宫缩及产程进展,鼓励产妇坚持到最后。因为有了刘佳的陪伴,产妇逐渐平静下来,积极地配合着直至宝宝顺利出生,这时时钟已指向早晨8点。刘佳顾不上休息,又在科室开始了一天紧张的工作。

原来,妈妈的时间是用来救治、陪伴产妇,用来迎接新生命的诞生。

日常工作亲力亲为、慎之又慎危急时刻挺身而出守护生命

面对儿子的不满和发问,刘佳往往用一句“妈妈工作忙”来回答。至于忙什么,她不会多讲,儿子也不一定能够理解。但刘佳自己知道,作为一名产科医生,为生命的诞生保驾护航是她最大的责任,母子平安是她最大的成功。她的工作内容周而复始,但意外情况的发生总是无法控制的。人命关天,绝非儿戏,百分之一的医疗失误对病人就是百分之百的生命危险,科室每天40多名住院病人,每个人的情况各不相同,指导管床医生完善各项术前检查,叮嘱责任护士严密观察生命体征及病情的变化,联系相关科室做好备血、抢救等各项准备,根据病情调整治疗方案,指导产妇进行康复训练……这些对于刘佳来说,都千万粗心不得,必须亲自过问,慎之又慎。

34岁的重度子痫前期患者陈星笙入院时胎盘早剥、胎死宫内,产妇也因为大出血休克了,情况十分紧急,可在刘佳的指导下,产科全体值班人员以最快的速度为她做了手术,虽然胎儿已经死亡,可将在死亡线上挣扎的她硬生生地拖了回来。出院时,她走到刘佳跟前,紧紧拥抱着刘佳失声痛哭,哽咽地感谢着刘佳的救命之恩。

上个月,开发区某村民余某分娩时,羊水自破,突然出现寒战、胸闷等现象。正在办公楼六楼参加周会的刘佳接听了产科紧急电话,当即高度怀疑孕妇是羊水栓塞。并一路飞奔,三分钟后到达产房指挥抢救。当时产妇血氧饱和度已降至80%,建立三条大静脉通道、抽血生化、静推婴粟碱、输血……经过两个小时的紧急抢救,输血14袋,终于将产妇从死神手里拉了回来。产妇家人眼里噙着泪,拉着刘佳的手不住地说着感谢。“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事。”面对患者的感谢,刘佳每次都是这样简单回应。

原来,妈妈的时间是用来守护生命。

无论高低贵贱病人皆是亲人宁让儿子哭,不让病人苦

在二医院产科,刘佳带头营造“要把病人当作亲人”的氛围。她对病人就像对自己的家人一样,不分年龄,不论社会地位高低,不论贫穷富贵,始终把病人的生命安全放在第一位。

去年,岳阳县一位产妇因宫内严重感染、重度妊高症做了手术后,连吃饭的钱都没有了,刘佳主动带领全科室医务人员捐款,解决病人的燃眉之急。

为了减轻病人痛苦,刘佳致力于医疗新技术、新业务在临床上的开发应用,先后引进了导乐陪伴分娩、无保护接生技术等等,利用医院多学科合作的资源,将介入治疗新方法用于危急孕产妇抢救,有效地提高了产科救治成功率。丰碑无语、行胜于言,在平凡的产科一线岗位上,刘佳和患者之间架起了一道理解的桥梁。她曾说:“医生和患者间应彼此信任,医生对病人,甚至比家人还好。家人,忙起来可能都顾不上,但医生对病人是全心全意在照料。”

刘佳说,这么多年来,她已经记不清有多少次因为救治照顾病人而无暇顾及儿子。“儿子也为此多次哭脸。不过,以后他一定会明白,会理解我这个‘坏妈妈’的苦衷。”言语至此,刘佳的脸上不经意地闪过一丝酸楚。此时,身边忽然传来一位孕妇的声音:“刘医生,今天我来做检查”。“哎,就来,您稍等。”听到孕妇的召唤,刘佳很快恢复了饱满的精神,再次投入到忙碌的工作中。 本报记者张小弓通讯员章枝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