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
您当前位置:首页 >> 医卫动态 >> 热点聚焦

热点聚焦

“小苏打饿死癌细胞”是神话还是笑话?
作者:佚名  来源:网易健康  日期: 2016-09-29
【字体: 小】 【打印 关闭

事件聚焦:

近期,有一条新闻非常火爆,这篇题为《重大突破!癌细胞,竟被中国医生用小苏打“饿”死了》的新闻报道一时间点燃了各大媒体。

undefined

报道称,浙江大学肿瘤研究所教授胡汛用碱如碳酸氢钠(小苏打)来去除肿瘤内的氢离子,就可破坏乳酸根和氢离子的协同作用,从而快速有效地杀死处于葡萄糖饥饿或缺乏的肿瘤细胞,他将这种疗法命名为“靶向肿瘤内乳酸阴离子和氢离子的动脉插管化疗栓塞术”,简称“TILA-TACE”,并将这种新疗法发表在国际生物和医学领域权威杂志elife上,得到了国际著名肿瘤学者的肯定。报道一出,网络上对于这个疗法的可靠性和真实性展开了激烈争论,许多知名学者、科学家也参与其中,一时间众说纷纭。

小苏打这种价格低廉、市面上都可以购买到的日常化学品,居然是让医学界长久以来束手无策的肿瘤癌症的克星?

肿瘤真的可以被“饿死”吗?

答案是肯定的。肿瘤和人体的正常器官一样,在人体中需要吸收养分,也正是因为肿瘤不断增值需要大量养分,它的存在才会威胁到人体的正常机能,导致死亡。

undefined

确实也存在让肿瘤“饿死”的疗法,这就是介入疗法。肿瘤介入治疗是指在X线透视、数字减影下,将导管插入肿瘤血管,向肿瘤内注入化疗药物,同时将肿瘤的血管堵塞。肿瘤介入治疗可用于治疗肺癌、肝癌,也可用于治疗头颈部肿瘤、肾癌、胃癌、乳癌、胰腺癌、食管癌、胆管肿瘤、盆腔恶性肿瘤、四肢软组织或骨恶性肿瘤等。对于外科手术不能切除的肿瘤,可以用此方法达到姑息治疗;也可通过灌注抗癌药物后,使肿瘤缩小再行外科手术切除;还可用于肿瘤切除术后患者进行预防复发的动脉内灌注化疗。

这种治疗的特点之一是灌注药物浓度高,如肝癌肝动脉灌注比静脉给药的药物浓度要高出100-400倍,高浓度化疗可以起到大量杀灭肿瘤细胞的作用,又能减轻全身不良反应,所以成为抗癌治疗的重要方法之一;其二是血管栓塞作用,肿瘤血管堵塞后,肿瘤组织因缺血而变性、坏死。因此介入治疗对于局部肿瘤的疗效比全身化疗要好得多,局部灌注的药物对全身肿瘤也能起治疗作用。

随处可见的小苏打到底是什么?

学过化学的朋友们都知道,小苏打即碳酸氢钠,一种溶于水呈碱性的碳酸盐,是一种常见的化学品,超市中都可以购买到。很多家庭会选择购买小苏打当做一种清洁剂,用来洗碗,清除顽固污垢。

undefined

化工业领域小苏打的应用非常广泛,可直接作为制药工业的原料,用于治疗胃酸过多。还可用于电影制片、鞣革、选矿、冶炼、金属热处理,以及用于纤维、橡胶工业等。同时用作羊毛的洗涤剂,以及用于农业浸种等。

那么这种稀松平常的化学品为什么可以帮助治疗肿瘤呢?胡汛教授是这样解释的:若想有效“饿死”癌细胞,不仅要剥夺葡萄糖,还需同时破坏乳酸阴离子和氢离子的协同作用。在葡萄糖饥饿或缺乏的前提下,只要去除这两个因子中的任何一个,癌细胞就会快速死亡。研究人员用碱如碳酸氢钠(小苏打)来去除肿瘤内的氢离子,就可破坏乳酸根和氢离子的协同作用,从而快速有效地杀死处于葡萄糖饥饿或缺乏的肿瘤细胞。

“小苏打疗法”到底靠不靠谱,看看其他专家怎么说:

化疗药物才是真正的“功臣”

我国著名肝胆科专家、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肝胆科主任、中山大学肝癌研究所所长陈敏山表示,浙江大学肿瘤研究所两位教授近期发表的研究结果显示,这项“在40例肝癌患者身上尝试的”,“直接针对滋养肿瘤的血管,向瘤体注射碳酸氢钠(小苏打)”的治疗方法,其实是在常规TACE(经皮肝动脉栓塞化疗)治疗的基础上,加多了碳酸氢钠,“只是对TACE治疗的一种改进。”至于今后能否用这样的方法“打败”肿瘤,陈敏山表示,目前来看这只是一个小样本的研究,“一种新的治疗方法需要有严谨、规范的认证过程,单是用这样一项研究结果就断定它可以治愈肿瘤,无法令人信服。”

undefined

“常规的TACE是主力,碳酸氢钠只是辅助作用。”在研究了浙江教授们发表的论文后,陈敏山指出了这项研究的本质。“堵上了供血动脉,肿瘤还可以从其他的地方供血,所以其实也无法真正‘饿’死。”这也意味着,“小苏打饿死癌细胞”这一说法并不靠谱,新的治疗方法不是单靠碳酸氢钠,主要还是化疗药的作用,更不是说花十几块钱买下苏打喝下去就好。

样本量太小、需大规模随机临床试验

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内科主任徐兵河表示,新的研究方法在原来的基础上做了改进,改进后疗效可能会好,也可能不好,这需要大规模、随机分组的临床研究进行验证。

“从样本量来看,几十例的样本量太小,在样本选择上可能受到人为因素的干扰,产生偏差。”徐兵河说。

undefined

另外,他说,研究团队只进行了单中心试验,还没有进行多中心临床试验。多中心临床试验是由多个医院的研究者按同一方案进行的试验,其数据的说服力远高于单中心试验。

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党委书记、大内科主任朱军指出,从媒体报道来看,研究团队并没有进行随机对照试验。所谓随机对照,就是选择同样符合条件的两组病人并使用同样的方法治疗,唯一的区别在于一组使用了小苏打,另一组没有,然后观察其差别。

“正如研究团队所说,还需要更严格的、大样本的随机对照临床试验,来鉴定其临床疗效。”朱军说。

不一定是治疗每一种癌症的最好疗法

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肝胆科主任、中山大学肝癌研究所所长陈敏山认为,目前肝癌治疗效果最好的还是手术切除,“手术切除后患者五年生存率能达到30%-40%,而不能手术切除的中晚期肝癌患者五年生存率接近零。”

然而,并不是每一个肝癌患者的肿瘤,都是适用手术切除。对于不能用手术切除肿瘤的患者,如中晚期的肝癌患者,目前临床上普遍是用TACE治疗。TACE治疗的次数需要根据每一个病人的病情需要确定。据统计,陈敏山所在的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肝胆科,每年收治的肝癌病人约2000人次,其中手术切除900余例,TACE治疗800余例,还有300余例是用局部消融治疗。

undefined

尽管目前临床 “TACE能够单独治好肝癌的例子不多,但可以延长患者的生存期,或者让有些患者的肿瘤缩小,再考虑手术切除,或是联合消融治疗”。那么,用TACE能延长患者多久的生命呢?陈敏山表示,这与肿瘤的分期密切相关,例如中期肝癌病人在接受TACE治疗后,中位生存期也只有10多个月,但如果手术治疗,可以接近30个月。

“以肝癌为代表的癌症治疗,目前还是比较艰难的,治疗方法的进步需要一步步积累,研究也要脚踏实地地做。”陈敏山也表示,这项研究“开辟新思路的精神是值得鼓励的,至少勇敢地迈出了一步”。

鼓励癌症晚期患者可以尝试新方法

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放射介入教授晁明认为,这个原理对大部分实体肿瘤是有普遍意义的。虽然研究的初步结果让人鼓舞,但还需要更多深入的研究,一项研究有它的边际效应,随着推进才能实现在其他癌种的应用。

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党委书记、大内科主任朱军说,介入治疗在很多实体肿瘤中都可以用到。如果能证明除了肝癌,小苏打对其他肿瘤也有效果,将非常有意义,当然,这需要进一步的临床试验。

undefined

癌症尚未被彻底攻克,徐兵河认为,在治疗癌症时要相信科学。

第一要早发现、早治疗,尤其是40岁以上人群或有家族病史的人群,每年都要进行健康体检,很多肿瘤在早期可以治愈,比如淋巴瘤等。

第二,确诊肿瘤后,不要相信所谓能根治的偏方,而应选择正规医院治疗,对于乳腺癌等有些肿瘤而言,即使是二、三期病人的治疗效果也非常好。

第三,定期去医院检查,根据医生的建议服用必要的药物。

徐兵河说,如果是晚期癌症病人,可以尝试一些新药品、新方法,参与临床研究,有些病人能通过这种方法延长生存期,但必须选择正规的、国家批准的医疗机构,而不是盲目相信一些所谓的灵丹妙药。